文章查看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地方 >
九件衣服一条命(民间故事
* 来源 :http://www.bizdoski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12 14:24

  头天晚上,孟庆云就把金银细软好了,只等时辰一到,就出宫去。现在,她等着和宫中私下认的干爹赵进忠辞行。赵进忠是寿康宫的太监首领,靠着这个干爹的关照,孟庆云少吃了一些苦头。作为回报,五年来,她也帮干爹洗了不少衣服,为他做了很多针线活。

  两人聊了一会儿,赵进忠十分关切地说:云儿,你娘家的亲人,我看都没有我靠得住,你看,我是无后的人,就把你看作我亲生的孩子一般,今后我的财产,都是你的。你带出宫的东西,暂时用不着的,不如放在我这里,等你出嫁了,有自己的家了,再把东西拿回去。你叔父,你哥嫂,都是穷家小户,眼皮子浅,哪怕是你的衣服,他们都会打主意的。你放在我这里怕什么?还怕我穿了你的女人衣服不成?我又没别的亲人了,不会拿去送人的。

  这番话说到孟庆云心里了,她也在担心自己的财物。她有一百三十两银子,有十二件娘娘赏赐的衣服,镶金丝边的皮袄、裹银丝的皮褂子、云锦裙子,等等,都是上好的衣服。赵进忠又说:我有一个义兄,住在吉祥巷26号,你要见我拿衣服时,去跟他说一声就是了,我每个月都会去他家里几次。

  干爹收起她的衣服,笑眯眯地说:你的银子,也不要带出去太多,存在我这里,我给你写收条,你要用时,找我义兄跟我说一声就是了,放心,我生是的人,不会带着你的银子远走高飞。干爹说的句句在理,孟庆云对他又是极度信任,外面的姑姑在催她出宫,她就慌乱地把银子掏出来,交给了干爹一百二十两银子。这笔银子,其实是她入宫五年所得的钱。

  赵进忠疑惑地说:你不会穿你婶子的衣服啊?孟庆云说:我婶子自己都没几件衣服穿,干爹,你快点拿出来,我要穿上,很冷,我还得急着回家,我偷偷出来的!

  孟庆云放了心,心疼起自己不见了的几件好衣服,不禁哭了起来。赵进忠也觉得不好意思,说:我会赔你衣服的,你过几天来拿。要想赎回你的衣服,我暂时没那么多银子,你又要得急,我想别的法子。

  面对孟庆云忽然多出来的一堆好衣服,叔婶担心地问从哪里来的?说还有皮袄,这可贵着呢!孟庆云懒得讲前因后果,搪塞说:因为我要出嫁了,这些衣服是我宫中旧友和干爹送的,当作贺礼的。

  孟庆云出阁的日子定在腊月二十二,离这天还有半个月时,她的哥嫂主动来接她回自家去住一段时间。孟庆云带着两身换洗衣服随哥嫂去了。住在哥嫂家,她去找干爹要那一百二十两银子,去了吉祥巷26号几次,却总是见不到干爹,干爹的义兄说你干爹来了,我会跟他说的。

  每日见她发呆走神,哥嫂难免起了疑心,就想方设法起来。这天早晨,孟庆云想想自己冤得慌,就把出宫前的事一五一十都说出来了,说她的一百二十两银子都被干爹骗去了,把她的好衣服也当了。毕竟自己跟哥哥一起生活过十来年,比叔婶要显得亲近些,能掏出心里话。哥嫂一听,像打了鸡血一样,兴奋中带着,说要去告官什么的。

  孟庆云急忙说:后来干爹赔给我九件衣服,是他在宫中买来的。我现在怀疑他是偷来的!如果真是这样,我们一告官,自己也脱不了干系。不如这样,你们换班去吉祥巷26号守着,我干爹的义兄住在那,干爹总会来他家的。只要我干爹一出现,你们就找他要我那一百二十两银子,要到了就是你们的,反正我婆家有钱,我不带这笔钱过去。给,这是干爹打给我的收条。哥嫂听了,欢天喜地,自此开始守候妹子干爹驾临吉祥巷的营生。

  孟庆云以为是婶子收起来了,就去问她。婶子说:我给你置办的新衣服这么多,你要那些旧衣服干什么?我挑了九件好的,拿去永安典当铺当了,我娘家的爹病重,急等银子用,当时你那聘金还是银票,你叔叔不准我动。不好意思,当你的衣服,我没跟你商量。

  原来,赵进忠赔给孟庆云的九件衣服,真是偷来的。他偷了宫女胡采玉的衣服。胡采玉本是要出宫的人,她要是那天提着包袱走了,也就没什么事了。她离宫以后发现衣服少了几件也没办法,但她又留下来了。因她平时会梳头,在面前十分得宠,日子好过,离宫那天,她又舍不得宫里的对食,临时就跟说了想再留一年,答应了,就没走成。

  她的衣服被偷以后,没有声张,而是报告了。她的正是乾隆的宠妃令妃。胡采玉说:娘娘,那被偷的九件衣服,有五件是您赏赐的,这还得了?令妃生气地说:衣服是小事,偷东西是大事!皇家怎么能出小偷?我一定得查出来!

  令妃报告了内务府,狡慧的她面授机宜,说先不要打草惊蛇,不要搜宫,只派人到各个典当铺查看衣物的当票,对有疑问的典当铺日夜盯着不放。她知道,胡采玉被偷的衣服里有皮袄,这么贵重的衣服,偷去的人不敢随意穿,多半会托人当成银子救急,迟早要进当铺。对于胡采玉,只让她在内房陪侍,不到别的,别的的宫女和太监都以为她真的离宫了。

  赵进忠灰白的脸上老泪纵横,说:云儿,我真不是想骗你的衣服和银子。你出宫不久,我忽然有了滴尿的毛病,身上一股骚味儿,不能到跟前去当差,被免去了寿康宫的首领差事。我的病,寻了很多方子也看不好,眼看就要被赶出宫去,你知道,宫里是不给太监养老的。我们进宫前的家,由于进宫三四十年了,就是家还在,回去了,家人也不待见我们,不像你们,家人接受你们回去可以捞笔聘金,今后还能依靠你们。我早就没有家了,无家可归。我原想自己买套房子住,存了一辈子的银子,还是不够买套房的。今年我就想去捐庙,就是给郊区的隆云寺捐赠财物换得养老的地方,出家为僧,那里无家可归的太监多,大家有个伴。但是,我又打牌又看病,手头紧,又急着去隆云寺登记,人家说要控制入庙的太监名额了。你那一百二十两银子,就被我捐到庙里去作了第一笔香油费,你的衣服,也被我都当了换成了银子看病。我总想着,我将来赎回你的衣服还你的银子就是了,没想到你出宫三个月不到就要出嫁,就找我要那笔银子,我只好躲着你。最后偷衣服的事,我哪知道那个胡采玉说好出宫的,怎么又不走了呢?这是百年难遇的事。要不是想着你冷,我才不去偷衣服呢!我只是一时昏了头,没想到皇家的规矩大,硬是为九件衣服要我的命!至于说收干女儿,宫中人情淡薄,我们才彼此寻求一些温暖,认个干亲互相照应下,菜户都能得到,为什么干父女不行呢?

  听着听着,孟庆云的怒气消了不少。 云儿啊,干爹相信你会原谅我的,干爹最怕死后被扔到乱葬岗被野狗啃,干爹求你把我埋了。我义兄也是个太监,没有后人,房子是租来的。他病得快死了,将来把他跟我埋一块儿,我们在地下做个伴,好歹有个说话的人。干爹这辈子最恨的是自己不懂人事时,七岁就被人拐卖去了势,送进了宫里。